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涛 的摄影博客

就这么走着、走着、走着~~~~

 
 
 

日志

 
 
关于我

就这么走着、走着、走着~~~~

网易考拉推荐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2009-11-07 16:4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前些年自助游了昆明、大理、丽江后,我一发而不可收的成为了忠实的驴友,从此西部于我便成为了冥冥中的一种召唤,我把所有的假期都奉献给了西部省份的旅游事业。后来我升级当了爹,当爹自然要有当爹的样子,于是两年多哪儿也没去。但是就像我说的西部于我是冥冥中的召唤,那是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愫,神秘的寺院、高耸的雪山、幽深的峡谷、滔滔的大江、茫茫的大漠、还有淳朴的人们,已经深深地印在了心里,两年多的时间里始终都在想念那山、那水、那人。终于在我家小家伙快三岁时,我终于再次背起行囊走向远方,此次的目的地选在了甘南、青海。

      在此,必须感谢的是我的父母,虽然每次尤其是我一个人远行的时候,两位老人都会为我担心。但是他们更多的是对我的理解、包容与承担,父母有时会开玩笑的说你上辈子不会是个藏民吧?如果没有两位老人的分担,我就不可能去追寻我的梦想,特别是这次父母承担起了照顾孩子的重任,给了我们两口子半个月的时间,让我们得以去体会那久违的感觉。

       出行的时间定在五月下旬,买了直飞兰州的机票。整理行装,拿出背包时仿佛见到了老朋友,亲切呀!一路无话,到达了兰州坐上机场大巴直奔兰州城。说实话可能是当天正在刮风的缘故兰州给我的印象并不好,沙尘很大,街道显得很窄。中午时分到达长途车站,买了去往甘南首府合作的班车票,在车站对面的小饭馆吃了点东西便乘上班车直奔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合作。

      这里有两点需要交代,首先我们做的这趟班车卫生条件实不敢恭维,上车就闻到一股臭脚丫子味,幸亏人的嗅觉容易疲劳,一会儿也就闻不到了。其次是我惊奇于这趟班车的喇叭声,明明是车却安了个大号汽喇叭,响起来像轮船,声势着实惊人。而且司机似乎故意炫耀似的,有事没事就按,有时吓得路上的行人都一跳一跳的。后来发现甘肃的班车都这样才见怪不怪了。

      路上的风景还是多变的,出了兰州后很容易就让人知道了我们是置身在黄土高原,没什么树,满地是土,视野十分开阔,再加上刮风,让人不敢开窗。不过随着逐步向南行进绿色越来越多,空气也逐步好起来。天色渐渐变暗的时候我们到了合作长途汽车站,赶紧在长途车站边上的招待所订了房间,没热水一晚五十。此时天色已近黄昏,上街吃饭。我们在离招待所很近的一家清真馆子要了一碗拉面,一碗煮羊肉,很便宜,但面条是夹生的,不过出门在外,随遇而安,吃的也算香甜。晚上睡得很香。

      第二天,为了赶早去游览米拉日巴佛阁,五点钟就起床了。合作没有公交车,出门就打车,两块钱而且能拼车,出租车司机很勤劳,早早的就有人在街上拉活了。我们六点多点儿就到了米拉日巴佛阁,米拉日巴佛阁是米拉日巴尊者化身的洛桑达上师(又名曲央多吉,尊称为杰尊巴上师),仿照米拉日巴尊者当年在洛扎新自建造的九层碉房的造型,在合作寺建造的,后人称为米拉日巴佛阁。米拉日巴佛阁是全藏区唯一的一座供奉藏传佛教各派宗师的高层建筑名刹,始建于清乾隆四十二年(公元1777年),距今已有二百余年历史,建筑总面积4028平方米,高40余米,共九层。原佛阁毁于文革,现在的佛阁于1986年重修。我们到时第一眼便看到了紫红色的佛阁鹤立鸡群般立在村庄之中,我和妻子想进入佛阁,却被值寺的僧人告知佛阁每逢十五才对外开放,今天不能进入。

      许多虔诚的藏民已经开始绕佛阁外墙顺时针的转经了,男女老少都有,还有许多人用额头触碰着佛阁的墙壁,门环。佛阁外除了转经人们低声吟诵经文的声音和脚部声外,很难再听到其他声音。藏传佛教寺院的感人之处就在于人们的虔诚会形成一种强大的磁场,让置身其中的人不由得心生敬仰。我和妻子很是认真的绕佛阁三周,转动了所有的经筒,之后悄然离开佛阁,步入周边村庄。其实这些村庄和佛阁都是安多合作寺的一部分,许多人家的外墙上都供奉着一排排的擦擦,村庄显得十分安静,偶尔会有一两只土狗从身边一溜小跑而过,根本不去留意我们这两个穿着怪异服装的外来人。寺院外围一些楼房正被拆除,听说当地政府正在将合作大寺进行扩建,准备恢复它往日的香火。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合作只是我们此行的中转站,游览完米拉日巴佛阁我们便直接杀奔合作长途车站购买前往郎木寺的班车票。当时八点半,我们头一天了解到每天上午九点半左右会有一趟发往郎木寺的班车,但当我们到达车站时才知道今天该趟班车被临时取消了。无奈只能等着中午十二点多的班车,这也正好给了我们时间去品味合作。当时是早上九点左右,街道上人很少,合作县政府门口的广场上有老人在锻炼,街道上偶尔还会看到踩着滑板的孩子,这是一个非常干净的小城,街道规划十分整齐,比兰州给我的印象好了很多。

     终于在合作城里游荡到了12点半,前往郎木寺的班车发车了。出合作县城不远便进入了草原,甘南的草原属于高寒草原,草很矮,但是一望无际的绿色却铺满了大地,远处连绵的丘陵上随处可见牛羊,如画的风景令人陶醉。海拔越走越高,路上遇到车辆极少,甘南的路况好的让我不敢相信,路面平整的几乎感觉不到颠簸。随着海拔的升高我们经历了阴天、小雨、中雨、小雪、中雪最后在接近垭口的一段竟然遇到了鹅毛大雪。能见度很低,司机开的极其小心,大喇叭响个不停,能够看到两边的草原已经被白雪覆盖,想来周边的山头也已经白了,到达甘南的第二天我们便体会到了这里气候的多变。终于雪花逐渐变小最后变成了雨滴,海拔逐渐降低,郎木寺终于到了。郎木寺,甘南和四川阿坝交界处的小镇子,有着赛赤寺和格尔底寺两座规模不小的寺院,以白龙江为界一边属于甘肃,一边属于四川。镇子很小,但显然被旅行者改变了许多,主街道两边都是旅店、餐馆、民族特色产品商店。街道上藏族汉子骑着摩托车呼啸而过,小孩子们流着鼻涕在街道上嘻嘻,当地驻军刚训练完排着整齐的队伍回营。我们直奔已联系好的秀峰旅店,老板马险峰,回族,人很实在,是郎木寺 地区中心学区的校长,下辖五所小学校,自家独门独院开了个旅社,生活倒也富足。马老板的儿子带我们去了房间,房间很干净,窗子对面就能看到积雪的山峰和半山腰上的牛羊,条件挺好。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我们计划第二天早上去看天葬台,所以准备先去熟悉一下道路,顺便看看赛赤寺。出了旅店才发现外面仍在下着蒙蒙小雨,我们顺着镇上最宽的一条柏油马路走过镇中的白龙江,过江后右转一路上行便到了赛赤寺的山门。买门票时卖门票的阿卡告诉我说天葬台需沿山势上行后左转,而且门票明天也能用。按照阿卡说的路线我们一路上行,谁知在上行的过程中雨逐渐变成了雪,而且越下越大,当我们走过最后一个经堂后已下起了鹅毛大雪,在明确了通往天葬台的最后一条路的方向后我们决定回去。此时寺院中的道路已经泥泞不堪,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下来后雪便停了,看来天葬台那里3900米的海拔真的不白给呀。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下来后便去名头很响的丽莎餐厅吃饭,由于藏独的影响郎木镇的游客稀少了很多,特别是外国游客一个也看不到,因此在外国人中知名度很高的丽莎餐厅也冷清了不少。店面不大,里面挂满了各种饰品和纪念品,特别是有一面墙贴满了游客们写的各种便签,上面记录了各种各样的心情、祝福。带着礼帽留着大胡子的高个子回族老板坐在店中央,人很热情也很健谈。点了他们家的牛肉汉堡和炮仗面,味道很好,牛肉汉堡其实就是大烧饼夹牛肉末,味道甚香。我们一直以为他们的店名是老板特为吸引外国游客而起的西化的名字,谁知老板乐着告诉我们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原来他的老婆叫丽莎(好像是姓马,记不清了),所以起了这个名字。

     酒足饭饱后已是六点多,我们决定前往格尔底寺,格尔底寺与赛赤寺隔白龙江相望,规模较赛赤寺更大。卖票的阿卡告诉我们在大经堂7点钟开始上晚课,之后会有辩经。这个消息让我们异常兴奋,一路来到山上的大经堂,晚课还未开始,我们便到了经堂后的山坡顶上。远处白龙江延伸向远方那积着皑皑白雪的群山中,不远处一座高峰上积满白雪,回头看时远处的红石崖象一排红色巨人守护着脚下的郎木寺镇,镇上不时有炊烟升起,一切都在展示着这里的宁静与神秘。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七点钟就要到了,僧人们陆陆续续的来到大经堂,有些晚了的更是狂奔而至。不一会儿经堂中便传出了诵经声,那是一种从未听过的发自胸腔深处的共鸣声,低沉但极具传播力,这沉沉的诵经声本身就是一种宗教音乐,他奏响自修行者的心中,传到我这个俗人的耳中,虽然听不懂,却深深地震撼着我的心灵。诵经声持续了近半小时,结束后僧人们三三两两的走出经堂,在经堂外的土地上围成一圈,一拨背朝外席地而坐,一拨站在他们对面。之后由站着的僧人发起,双方展开激烈的辩论。辩经,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项激烈的体育运动,站立者将佛珠挂于肩头,发问时用力的拍手、跺脚、表情严厉极尽挑战之能事,力求在气势上压倒对手。席地而坐者则显得气定神闲得多,与站立者一问一答,双方你来我往十分热闹。辩经的场面将我深深吸引,我拿出相机尽可能多的留下这些精彩的瞬间。遗憾的是,由于天色已晚,光线昏暗,只能将相机的感光度调高,以至于相片噪点较多,但不管怎样有照片总比无照片好。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辩经完毕,僧人们纷纷离去,我们也走回旅社早早休息,为早起去看天葬做准备。次日,早上五点钟便起床,不到六点出发,将近五十分钟走到天葬台。前一日和马老板聊过关于天葬台的事情,马老板说周边只有这一个天葬台,玛曲、碌曲和马尔盖的藏民都送到这里来天葬,因此这里基本天天都有葬礼,所以我们对于能看到天葬信心满满。快到天葬台时远远的就看到一大片经幡,离近些后便看到有几只秃鹫落在天葬台周围,地上开着很多黄色的小花,这些娇嫩的生命铺就了藏人升天前最后的道路,不禁让人感叹原来生和死之间的距离真的很近。走进天葬台,秃鹫们见到生人便扑楞楞的飞走了,周边充满死一般的宁静,我们没能看到天葬师,已经预感到我们今天可能看不到天葬了。但这也正好让我们仔细观察天葬台,在经幡前面有一个石头堆成的圆形祭坛,坛前六把刀具整齐的一字排开戳在地上,周围散放着好几把大小不一的斧子,这些便是天葬师的工具,那个圆形祭坛就是天葬进行的地方。地上散布着许多衣物碎片和各个部位的骨头,不远处天葬台下面的一面山坡上堆满了死者的衣物。说句实话天葬台真的充满了死亡的气息,经幡沿着天葬台后面的山坡向上延伸了一段,仿佛是对逝者最后的送别。终于我们没能看到真实的天葬,带着遗憾回到了旅社,马老板的老婆听说我们没有看到后对我们说她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也从来没去过那里,那里的阴气太盛没看到也好。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吃完早饭后,我们直奔郎木寺峡谷,直穿过格尔底寺就能到达郎木寺峡谷的谷口。快到谷口时我们看到了三个老人从远处摇着经筒蹒跚走来,很显然他们是转经者,和在郎木寺看到的许多藏人一样目光低垂,心无旁骛。进入峡谷后给我的最大感受便是这里的静谧,我们一直走到头后返回。走出峡谷后正好赶上一个当地小伙子给两个外地来的年轻情侣当导游,我们便也跟了上去,人家也不哄我们。一会儿他把我们带进了一个独门小院,进院后首先映入我眼帘的便是挂在屋檐下的野猪、猴子、山羊和另外一种不知名字的动物的标本,强烈的神秘感立刻压迫过来,让我们有一种要摒住呼吸的感觉。院子中央站着一个阿卡守护着屋门,小伙子和那位阿卡说了几句话后过来和那对年轻人说了情况,我们才知道这屋里住的是一位正在闭关修行的僧人,他是当地人才能带我们进院儿,已然是难得的了。对于这个院落,我们没敢照相,而是恭敬的注视一会儿便退了出来。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中午在达老藏餐厅吃饭,餐厅中放着美丽的乐曲,一对藏族小朋友(女孩四岁、男孩三岁)竟然能够和着音乐的节拍跳起藏族舞蹈,让我不禁信服“藏族人会说话就开始唱歌,能走路就开始跳舞”的说法。下午,我们按照马老板的指点直奔红石崖,接近红石崖后我们走上了真正的牧场,走上去才知道牧场上肥沃的土地松软异常,像是厚厚的地毯。但是一条长长的铁丝网拦住去路,他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不可能绕过去,正在我们迷茫之际,一个放牧的年轻人从铁丝网那边走了过来,站在我们对面看着我们。我们问到:“麻烦问一下,怎么过去呀?”那个年轻牧人一脸茫然的摇摇头,同时很自然丝毫没有难为情的放了一个响屁,我们费了很大劲才忍住没笑,也明白了他不懂汉话。于是我指指铁丝网,他立刻就明白了,马上手扽脚踩的把铁丝网弄出个大窟窿示意我们钻过去,原来事情可以这样的简单。过去后,我们对他友好的一笑,他也对我们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又继续去赶他的牛羊了。上到红石崖上能够看到郎木寺的全景,景色很美,我们就这样坐着欣赏着、发呆着直至日头偏西。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一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晚上,我们又到了丽莎餐厅,并且也写了一张小便条用大头针钉在了那面墙上。那晚睡的很香,可是突然一道闪电把我晃醒了,我以为下雨了,可醒了一看才知道原来是妻子把灯开开了。一问才知道今天活动量太大了,妻子有些高原反应,头疼睡不着觉,赶紧给他吃了两粒红景天,总算睡了。这还是妻子第一次有高原反应,总算也多了一项人生体验。

     转天我们赶早上六点半的班车前往合作,离开郎木寺前,我又深深地注视了一下这个小镇。他给我留下了什么印象呢?安静、神秘、悠闲、偏僻、秀美,凡此种种,都足以使她成为让人留恋的地方。(待续 二)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