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涛 的摄影博客

就这么走着、走着、走着~~~~

 
 
 

日志

 
 
关于我

就这么走着、走着、走着~~~~

网易考拉推荐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2009-12-29 15:22: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郎木寺后,上午十点左右回到合作市,立刻换乘前往夏河县的班车向着那心目中的圣地前进。夏河县,拉卜楞寺所在地。拉卜楞寺---格鲁派六大寺庙之一,是甘南地区的政教中心,目前拉卜楞寺保留有全国最好的佛教教学体系,历史上号称有108属寺。合作前往夏河的路途风景与郎木寺前往合作的风景十分不同,在我的印象里她更类似于澜沧江峡谷的干热河谷地貌,阳光暴烈,植被覆盖率极低,两面山坡根本没有草场覆盖,只有极矮的灌木。   

       经过近3个小时的车程,终于抵达了艳阳照射下的夏河县,我们在长途车站对面的招待所住了下来,一晚上50块钱,还算干净。当时已是中午,对我们来说首要任务便是填饱肚子,招待所边回民小馆,一盘面片一碗面条不到十块钱搞定。吃饱喝足直奔拉卜楞寺,长途车站距离拉卜楞寺大约有两公里多的路程,正好给了我们横穿夏河县的机会。也许历史上曾作为甘南地区政教中心的原因,现在的夏河县城虽然显得老旧,但显然是我所经过的包括合作、碌曲、玛曲在内的众多甘南城镇中最繁华的。夏河县只有一条主要街道,公安局、税务局、县政府等醒目建筑均在这条街边,道路两边布满了店铺,饭馆,路边蹲着许多回族商人进行着虫草交易,俨然一个繁华的集市。这与我心目中圣地的神圣感觉相差甚远,不觉产生了些许遗憾。

      这种遗憾的感觉一直伴随我到达拉卜楞寺----这座占据了夏河县另外半个县城的宏大寺院。我见过的所有藏传佛教的寺院全都是开放式的,没有围墙,拉卜楞寺也不例外,一条大路穿寺而过与寺院外围的转经路连成一体构成了它的主要交通干线。靠近集市这边是大片的僧舍,另一边则是大片的金碧辉煌的佛殿。中央主街的入口处有三块石板嵌在地里,随时会有穿藏袍或便装的藏民趴到石板上磕三个头后起身匆匆离开。沿顺时针方向进入转经路,当时正是下午两点多钟太阳最毒的时候,而高原上的太阳更显毒辣,有一种要穿透一切的气势,即使这样转经的人们依然络绎不绝,这时一个背影给了我一个震惊。那是一个跛腿的男子,分辨不清年龄,黑得像非洲土著,当时的甘南虽然阳光很足但气温却不高,这个男子却赤裸上身将藏袍围于腰间,他就这样安静的、低着头超过我们。他左手持一根木棍右手转动着每一个转经筒,虽步履摇摆但走的飞快,他给予我的独特感觉超过了甘南所有的藏民---孤独的行者,幸好我没忘记举起相机在他走远前记下了这个让我难忘的背影。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拉卜楞寺有着世界上最长的转经路,外围转经路长达6公里,每天都会有无数藏民无论男女、不分老少、日复一日的走上这条路去转动所有的经筒,向他们心中的圣地致敬。我和妻子今天也决定走完这条朝圣之路,转经路实际上是在寺院的外围修得长长的围廊,在围廊中装满了大小不同的转经筒。藏传佛教主张顺时针转经与苯教的逆时针截然相反,因此在拉卜楞寺所有的人都按顺时针方向行走并且按顺时针方向转动所有的转经筒。一路上,我们发现当地的藏族老人步履十分矫健,很多老人的步伐我们很难跟上,这让我意识到转经其实一种很好的锻炼身体的方法。我们两个人粗略的数了一下(当然不准),转经道上大大小小的经筒不下1500个,难快妻子的右胳膊疼了两天。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转经道边的白色墙壁经常能看到一块块的黑色印记,刚开始以为那是被火熏出来的,后来才知道那是常年被虔诚的信徒用额头碰触的结果。一路上我们见到了各式各样的转经者、乞丐和流浪者,在我现在的印象中施舍与乞讨在他们三者间是那样自然的一件事,施舍者无高人一等的气势,乞讨者也无低人一头的卑微,也许对于只修来生,不求今世的藏传佛教信徒施舍与乞讨都是修行的一部分吧。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提到拉卜楞寺还有一处不得不提的地方就是坐落在西南角的贡唐宝塔。此塔由三世贡唐仓·贡曲乎丹贝仲美大师建成于1805年,原名现见解脱大金塔,因塔内供有从尼泊尔迎请来的无量光佛(阿弥陀佛)像而享誉海内外,宝塔造型别致,工艺精巧,在建筑艺术与宗教意义上达到了完美神圣之境界。现存宝塔由六世贡唐仓·丹贝旺旭大师为丕振宗风,宏教利民,而于1991年2月8日在原宝塔遗址举行净地仪轨,主持筹建。工程竣工于1993年7月,于佛祖释迦牟尼初转法轮的殊胜节日举行了开光永存仪式。我们站在贡唐宝塔的门前,那金色的塔身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显示着佛陀的神圣,照射着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寺门外一个觉母(也就是尼姑)对着宝塔不断磕着等身长头,额头上全是尘土,目光低垂,表情沉静。佛寺的一个神奇之处就在于众多信众的虔诚会形成一种强大的磁场,它足以感动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让他们心生不同的感觉,或惧怕或虔敬,但结果都是不敢冒犯。我一直觉得我和妻子的佛缘是不同的,最明显便是妻子对于佛殿的感觉是压抑,而我却是尊敬,这种不同带来的结果是我自己步入贡唐宝塔,妻子在外面等我。进入塔内才发现只有我一个人,这里异常安静,佛像在上方安详的俯视着我,我想这可能就是从尼泊尔迎请来的无量光佛吧。塔内的长明灯已经不再是酥油灯了而是清一色的烛状电灯,虽少了一份本色,但也可以理解终究电灯比酥油灯更易于保养且不易失火。沿着窄窄的楼梯登上五层宝塔的顶端,站在这里可以看到拉卜楞寺的全貌和塔下欢快流淌的大夏河,仰头看去,塔顶浮雕的八大菩萨手结各式法印,仪态庄严看着塔外熙来攘往的人流,始终面带微笑。我站在那里良久才想起来妻子还在塔外等我,于是原路返回,出塔后才发现妻子已经走出好远了。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对拉卜楞寺佛殿的第一个直观印象来自于电影天下无贼,那个冬季的寺院,阴霾的天空,佛殿下刘若英虔诚的膜拜给人很深的印象。此刻我也步入这众多的佛殿之间,所不同的是今天万里晴空。拉卜楞寺有六大经堂,经堂大殿上那金碧辉煌的金顶与夏河县朴素的藏式民居之间鲜明的对比昭示着神、人的不同。在我们穿行于佛殿之间时,看到了几个披着披肩的僧人,据说藏传佛教的僧袍很有讲究,而他们的披肩则象征着将人世间的苦难担于两肩。几位僧人似乎显得十分轻松,说说笑笑,全然不似印象中的出家人那样悲天悯人。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走出经堂集中的区域,来到了僧舍区域,这里热闹了许多,当然行走在这里的大多数是僧人,大到六七十小到七八岁。其中一间僧舍让我们感到十分的茫然,因为那间僧舍的围墙外放满了僧靴,我和妻子都猜不到这是为什么。这时走过来一位三十多岁的阿卡,一问才知道这里是僧侣的课堂,是不让穿鞋进入的,这时我们才意识到拉卜楞寺还是安多地区的最高等的藏传佛教学府,是可以认定格西学位的地方。离开拉卜楞寺我们向着西南角的小山上走去,希望从这里记录下拉卜楞寺的全貌,在走过一座大夏河上的石桥时,我们看到桥下河边几个僧众正在认真清洗着酥油灯,他们是那样的认真以至于都没有注意到我对他们举起了相机。小山之上可以俯瞰到拉卜楞寺的全景,这里有许多藏民在休息,而我们却只注意到了一个用披肩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睛的沉思的僧人,他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大夏河对岸的拉卜楞寺,我迅速举起相机也就在此时他也淡然地瞥了我一眼。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二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气温降低的很快,沉思的阿卡安静的站起身下山去了,我们也意识到该离开了。在我们往回走时仍然有着许多藏民在转经道上不停的行走,拉卜楞寺确实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庞大的寺院、虔诚的信徒无一不让人对这个地方心生向往。但我们也注意到今天转经的人中老人居多,年轻人很少,也许这也体现了外面世界对这个地方的侵蚀吧!

      晚饭后闲来无事,上街闲逛,当时已是七点半左右,天色马上就要全黑了。街上的许多店铺都已经打烊了,只有少数的几家卖旅游纪念品的店铺还没关门,我们随便走进了一家店铺。一聊之下知道了这位女主人是个内地的汉人,老家是河南的,出外打工时认识了老家是夏河县的丈夫,于是便嫁到了这里,如今两个孩子都已经上了大学。我们问她现在生意好做吗,她告诉我们自从去年三一四以来,游人锐减,外国人一个没有了,生意十分冷清。想想确实,到这快一天了,大概只看到三四个游客,看来藏独对当地的旅游影响确实不小呀。当然,我们也照顾了一下她的生意,买了几十块钱的纪念品。

      第二天一早,我们赶七点多的班车前往青海省同仁,那里是唐卡之乡,也是进入青海后的第一站。当然这也就意味着要离开甘南了,别时当然都是依依不舍的,这是一块宗教气息十分浓郁的美丽土地。宏伟的寺院;激烈的辨经;肥沃的草原;虔诚的信徒;清晨的桑烟等等一切都将构成美好的回忆,作为我将来重回这里的理由。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