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涛 的摄影博客

就这么走着、走着、走着~~~~

 
 
 

日志

 
 
关于我

就这么走着、走着、走着~~~~

网易考拉推荐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2010-01-15 22:2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河到同仁之间的路程是多变的,之所以说它多变,其一当然是指风景,另一个则是指路况。在前面我提到过甘南的良好路况,这与青海的路况截然不同,青海的公路是较差的,路面不平很多地方还是碎石路,如果你在青海坐班车的话千万不要坐后排,那是个受罪的苦差事。不过这一路的风景还是很对得起人的,大片美丽的高寒草原上开着黄色和藕荷色的小花,在即将到达甘加时,要路过一个哑口,垭口边的山垛上立着巨大的插箭台。当天我们在路过这里时,甘加寺的僧侣们正在这里做法事,五颜六色的隆达飞满天空,密密麻麻的落满车顶,直到开出很远还有小小的的隆达从车顶不断飘落。转过一个山环后展现在我面前的景象让我意想不到,车子行驶在山腰处,从左侧的车窗俯瞰下去,谷地中竟是一片广阔的草原,上面点缀着星辰般的牛羊,草原的尽头巍峨挺立着一片连绵雪山,这种景色是很难见到的。遗憾的是颠簸异常的路面让我只能留下一张模糊的图像。之后从司机的口中知道了这里叫甘加草原。进入青海后,车子始终在峡谷中穿行,草原不见了踪影,两侧是红色和青色的山体,呈现着各种各样的轮廓,在告诉人们自然的威力。直到路面稍稍平坦,我们也即将抵达此行的目的地同仁县吾屯。

       同仁藏语为热贡,位于青海省黄南自治州,隆务河穿县而过,县城中心隆务镇因此得名。热贡之所以出名,得益于他精妙的佛教艺术,热贡的唐卡、堆绣、雕塑、壁画别具一格,风格艳丽,有着浓厚的藏文化特色。吾屯距隆务镇大约7公里,名副其实的热贡艺术中心,曾经涌现了夏吾才让、次旦朗杰等唐卡艺术大师,如今的吾屯已经是驰名中外的唐卡之乡了。

       我们此行便是为了一睹唐卡艺术的奇丽,车子在吾屯停了下来。一条公路将村庄分为两部分,左边叫吾屯下村,右边叫吾屯上庄。这是一个十分宁静的小村,干净,朴素,不似想象中的神秘。村民们很热情地告诉了我们吾屯上寺的位置,当我们来到寺门口时,首先发现的是一座正在建筑的白色佛塔,塔身雪白,上面绘制了大量的壁画,颜色均为十分艳丽的黄色、绿色、蓝色和红色并镶嵌着金黄色的雕塑,这样风格的佛塔明显不象甘南地区寺院的质朴、磅礴,而更加富于装饰性,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将是热贡地区最大的一座石轮金刚宝塔。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进到寺内发现寺内异常的安静,除了大经堂前袅袅升起的香烟和偶尔飞过的鸟儿外,竟没有能够发现其他明显活动的事物。对此我们十分迷茫,不知在哪才能看到那瑰丽的唐卡。就在此时,我们发现了一个小院,虽然院门紧闭,但院墙上能看到一块牌子,上写“唐卡现场制作欢迎参观”,我们非常高兴找到了要找的地方,毫不犹豫地上前叩打门环。开门的是一位阿卡,年轻,清瘦,较平时见到的藏民要白皙许多,但两颊高原红十分明显。他很热情地招呼我们进院,汉话说得很好,让我们遗憾的是当天是端午节,因此他们不画画,徒弟们也都回家了,这时我才知道他就是这个小院的主人。他带我们参观了一下他的小院落,小院内的建筑分上下两层,土木结构,上层为画室下层为住宅,院内种了多棵果树,显得十分闲适。阿卡叫洛藏,5岁在吾屯上寺出家,今年23岁,学唐卡已经17年了,而且他师从夏吾才让,是他最小的弟子。

       当然光聊是不行的,看画是必须的,他打开了画室的门,里面挂着琳琅满目的各式唐卡,大大小小,彩绘、黑金、彩黑金、金卡、红卡各种技法绘制的唐卡都有,十分细腻、漂亮。洛藏向我们介绍了各种唐卡的绘制方法,并且还告诉我们如何辨别手绘唐卡和印刷唐卡,让我们长了不少见识。最后我们挑选了一幅一尺宽一尺半长的装裱好的黑金白度母,价格相当的公道,然后准备告辞。这时洛藏问我们想不想和他去参加村子的端午宴会,这样的机会我们当然不会错过,和洛藏一起往吾屯上村后面的田野走去。吾屯上村后面种植了大片油菜田,由于热贡海拔较低,这里的油菜比门源早一个多月开花,这时已能够偶尔看到油菜花了。洛藏说每年端午,他们村各家各户都会在村后的树林里支上帐篷住上五天,庆祝节日,今天是最后一天,机会很难得。而且端午节是僧俗共庆的节日,与六月会不同,那是俗人的节日。走过田野来到村后一片树林之中,那里支着许多顶彩色的帐篷,全村老少、僧众基本都在这里,这时我们才恍然为何刚才的村庄和寺院是那样的宁静。跟随洛藏来到他们家的帐篷前,他的父母、哥嫂、侄子都在这里,他们都十分好客,洛藏的老阿妈不会说汉话,她微笑着端上了奶茶、散子示意我们好好吃,我们也微笑着感谢,问好。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在与他们的交流中我们了解到,吾屯上寺的僧众基本都来自于吾屯上村的各家各户,许多人很小便在寺中出家。这里许多人都会画唐卡,唐卡在这里已发展成为一种产业,许多人以此为生,但画的水平参差不齐。洛藏的哥哥相当的壮实,与洛藏对比鲜明,但不似洛藏健谈,十分腼腆,最让我诧异的是他的哥哥对酒很有节制,只是少量的喝了一些啤酒。这时洛藏的老阿妈端上了刚出锅的“白条”(白条也就是手把羊肉),大盘羊肉,盘子里放了两把尖刀。洛藏和他哥哥都示意我们先吃,我们也不客气,拣了两大块白条,用刀割下肉块蘸着辣椒调料大嚼起来,果然非常香嫩 。一边吃着一边看着远处的小喇嘛和小朋友在玩荡秋千,听着树林里欢快的音乐,这种氛围深深地感染了我们。这时村民们开始聚集在一起做游戏,我们也跟了过去。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外人,但我们丝毫感觉不到陌生,因为大家都很热情,他们的游戏很简单----跳绳,两人摇绳,一人在当中跳,随着摇绳人节奏的变化来调整跳的频率,坏了就换下一个人。虽然简单,但大家的欢笑声便足以感染在场的每一个人,我们也上去试了试,发现这种看似简单的游戏其实是很难的,不仅考验反映还考验体力,后来慢慢的才找到一些感觉。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不知不觉地已经下午四点多了,洛藏提出送我们前往隆务镇住店,然后带我们去参观隆务大寺。此时我们已经非常的熟悉了,洛藏的热情让我们无法推辞,打上车很快便来到了隆务镇,下车时洛藏执意付了车钱,找好了住处,我们来到隆务大寺。这是同仁地区最大的寺院,在安多地区规模仅次于拉卜楞寺和塔尔寺。听洛藏说这里有很多位活佛,而且活佛也分两种,一种是转世活佛,另一种是德高望重的大格西或堪布被认定为活佛,这让我们对活佛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隆务寺的规模确实很大,特别是门外的鎏铜三面度母塑像十分漂亮,典型的热贡风格,每天都有藏民在塑像前朝拜。参观完隆务寺洛藏提出让我们早点休息,并约我们明早八点半去他那儿,带我们先参观绘制唐卡,然后再去参观上寺和下寺,我们很高兴的接受了邀请。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第二天一早八点半我们便到了他的小院,开门的是他的徒弟,它直接把我们带到洛藏的僧舍,洛藏不在屋内,但院内能听到他的诵经声。将近十平米的木结构小屋,地上铺着毯子,床边摆放一个地桌,没有凳子,只能席地而坐。让我吃惊的是,地桌上竟然有全套的电脑装备,电脑、摄像头、麦克、数码相机一应俱全,这时洛藏进到屋内,嘴里一直念着经文,我们意识到他正在做早课。点上藏香,袅袅的香烟伴着洛藏的诵经声带给我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一会儿洛藏停止了诵经,我们当然对他的电脑很感兴趣,他说这是他经常用到的工具,用来上传唐卡图片,与朋友联系甚至是境外的朋友。为了和境外的朋友联系,他还在自学英语,我们不禁对这个年轻的阿卡刮目相看。这是他拿出了酥油、青稞粉开始做早餐,他们的早餐很简单---糌粑和一种类似烤馕的饼,我们各人做自己的糌粑,不一会儿浓浓的香味飘满小屋。糌粑是高原上特有的食物,热量大,耐饥。吃完早餐,我们来到二楼,洛藏的徒弟们正在绘制两幅很大的唐卡,足有一米多高,两米多长,唐卡的绘制是很费时间的,工序繁琐,要求甚高。首先绘制唐卡的人必须学佛,只有了解经文,才能画好唐卡,否则是不得神韵的。其次,唐卡最见功力的部位是眼睛,直接关系到人物是否生动,因此,比较重要的作品都由洛藏亲自点睛。再次,唐卡的中心人物称为主尊,他们的衣饰、手势、姿态全部在佛经中有明确说法,不能乱画,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当然,我们还了解到了许多关于唐卡的知识,在此不能一一详述,在这次参观之后我们俨然成为了半个唐卡行家。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之后洛藏带我们参观吾屯上寺,来到大经堂前,煨桑的桑烟尚未散去,在大殿前的阴影下坐着十几个很小的僧人,在一位老经师的指导下学习经文,他们依然还是满脸稚气,咿咿呀呀的念着经文,好几个人边念经手里还边摆弄着塑料玩具,看着十分有趣,真是修行要从娃娃抓起呀!顺便提一句,也许是接近汉地的原因,同仁的藏传佛教寺庙(包括吾屯上、下寺、隆务寺和之后去的年度乎寺)都有围墙,我觉得这也是汉藏结合的产物吧。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在之后我们又去了吾屯下寺和年都乎寺,有洛藏的带领当然全部免票,而且能进入到大殿之中,细细品味热贡壁画的精美,我出于对宗教的尊敬是从不在佛殿内拍照的,因此没能留下影像资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不知不觉已近中午,分别的时刻到了,两天的相处让我们互相已相当熟悉,洛藏是一个比较内向但很有想法的年轻僧人,谈吐较同龄人更为成熟,我们相约在他来北京办画展时再次相见。他帮我们和当地人拼了一辆去往西宁的的士,谈好价格,于是我们向着此行最大的城市西宁进发。

回忆那甘南青海的点点滴滴原创 图文三 - 思涛 - 思涛 的博客

      说句实话同仁的风景并不算秀美,也没有拉卜楞寺那样宏大的寺院,但在这里的旅行却深入到了当地民众中间,对他们的生活有了很直观的体会。通过同仁之旅让我体会到,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的区别不光简单停留在教义上,藏传佛教是一种入世的宗教,它融入进了当地藏民族的生活当中,僧人不为看破红尘而出家,而是当成一种职业一样,家人在这个问题上全力支持,因此它会成为全民的宗教。而汉地的僧人则多了一层脱离人世的清高之感,出世的味道是很浓重的,与俗世的生活格格不入使他们成为少数人的宗教。总之这次同仁之行在人文方面是不虚此行的。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